关庙。你的「彰化县北港区」在哪里?

2020-06-18
标签: 主页 > 园区平板 >关庙。你的「彰化县北港区」在哪里? >

关庙。你的「彰化县北港区」在哪里?

你是谁的好朋友?

我是个幸运的人,总能遇见好朋友,而好的朋友会让你认识更多好的朋友。

被好朋友的好朋友邀请跑去看台湾很棒的长照机构「悠然山庄」。一进去,满是绿意,各样的植栽。看到个园丁骑着三轮车,阳光下,脸上满是努力劳动时的满足笑容。如果你跟我一样常常认真完成一件事,你一定知道那是什幺样的笑容。

创意在每个产业里发光

惊讶的发现所有社工师清一色是年轻人。他们陪伴老人,走到个布置成歌唱场的空间,有巨大的圆球水晶灯旋转,精緻的布幕上投影着一首一首歌。霓彩灯光中,长辈们围着一张张圆桌,喝茶聊天轮流唱歌、听人唱歌,这可不是卡拉OK或者红包场吗?

站在台上的阿嬷,耀眼一如吴静娴,明星般的神情,眼神专注,表情荣耀,充满被注视的成就感。

「我们想说,长辈喜欢唱歌,那为什幺不把它做好,让它像他们习惯的 clubbing?这都是我们那些年轻人想的。」其实,光这,我觉得就可以拿来报创意奖项里的「环境媒体」(ambience)。实际深入人们生活,用创意让生命有趣。

你的年轻伙伴,敢跟你说他们的创意吗?如果没有,绝不是他们的错,是你的错,因为你没让那发生。

可能可以把我揍扁

走廊上,遇到位先生,正倚着窗台。朋友要我猜猜他的年纪,我猜七十五岁。老先生微微一笑,说他九十二岁了,我大惊。

硬朗的他要是跟我打架,可能会把我直接掼倒在地。

「他喜欢园艺,所以我们的树都给他照顾,很多人以为他是我们的园丁,但他其实是房客啊。」朋友在旁说着。

我再仔细一看,「欸?阿伯你刚刚是不是在外面骑三轮车做事?」他点头微笑,对啊。他不就是我进门时见到的那位披着金黄色阳光,浑身散发美好的先生?

他,快一百岁了?

天啊,这什幺地方?虫洞吗?(详情请看电影「星际效应」。)

创意改变时空

经过阅报室,一个先生站在那里看报纸,「哎呦,你怎幺穿短袖啦?」朋友出声打招呼。先生抬头,满脸笑容,仔细看,身上的短袖衬衫熨烫得线条笔直,整个人精神抖擞。

「你看,他看报纸不必戴眼镜,」朋友说:「你猜他几岁?」

有了刚刚的经验,我知道这里的长辈不能用外表判断,「八十了吧。」

「一九一八年。」朋友笑了。

「什幺?」

「我一九一八年出生的。」

「那不是……,天啊,九十八岁?」

而且,九十八岁的他还是位持续创作的大画家,他拉着我看了他几幅新意象画,中西合璧,结合传统东方水墨与西方水彩,更加入文字,充满想像。他一幅幅跟我说明创作理念,声音洪亮,逻辑条理。更重要的是,充满热情,让同样作为创作者的我,觉得自己到底还有什幺好抱怨的?

「你看噢,我这是以形画意,你看了觉得是什幺但又觉得不是什幺,那我就成功了……。」他发亮的眼神,比瞳孔放大片还吸引人。

每一幅画都好美,我都想收藏。但,他更美。

「我还在画,而且要画出更好的。」他跟我说,像跟世界宣告。

我和他的距离,到底是几光年啊?

还有,是怎样的机构,可以让人继续画画呢?

你的组织,有让个人保有自己才华挥洒的可能吗?

还是为了管理方便,让个体样板化,减少额外的负担?

那幺,你也会少了额外的创新,额外变化的可能。而那未来,可能是组织危亡的关键。你看看生物学的演化,不就来自于个别个体的不同,而获得生存吗?

退一万步想,你付出的,甚至称不上研发成本哪。只要让个体保有他们创造的机会,你就会有新的故事。而这当然,是创意的一种定义。

绅士密令和金髮尤物

朋友带着我边走边说:「我们年轻人想法真的多,他们问我:主任,我们可以帮长辈做海报吗?我说可以。」

于是,你会看到每间房门口都有张电影海报,只是里头的人物,脸孔被合上长辈的脸。有两位老先生一身帅劲的「绅士密令」,有银髮婆婆和蔼笑容的「金髮尤物」,每张都好有趣,都让我惊奇。

「长辈都很高兴,社工就更高兴,继续发挥创意,想更有趣的。」

这句话,不就是创意的精髓吗?

用想法解决人类的问题,并从中获得成就感,激发更高的创意。这是我们每天追求但追不到的,而他们却做到了,在一个乡间的养老机构,在满是翠绿、满是老年人的地方。这跟人们传统想像不同,没有五光十色,没有大量预算,只有心。

创意环境,不是室内装潢得很现代很漂亮,有各种 fancy的设计,每个成员取英文名字,有各个取了很酷名字的会议室,而是人们有开放想创造的心。

而那需要鼓励,最好的鼓励,就是把它做出来,让人们看见,让人们被影响。然后创作者就会再次被自己的想法影响,惊讶于自己的有创意,创造出更多创意。

彰化县北港区

朋友说:「我们还想到做门牌。」房间的门口做了门牌,上面放了县市地址和长辈姓名。「这个效果也很好,让他们觉得仍有归属感,而且自己是独立的。最重要的是创造社交话题,长辈彼此会对话:哦,你是台南新营来的噢,我以前去那里玩,那个什幺很好吃……」

所以,我看到高雄小港区隔壁是屏东万丹区,然后接着怎幺是台南新市,真是好奇妙的地理关係。

「不过,有人来跟我们说,有一个写错了,我带你去看。」她开心得像孩子要献宝。这神情我很熟悉,就是创意人有好创意想跟全世界分享的样子。

「你看,彰化县北港区。」到了个房间门口,她指给我看。

「怎幺了吗?」我看得莫名其妙。

「有访客来看到就说,你这错了啦,北港不在彰化。」她说。

她带我去问住里面的阿嬷,为什幺说自己住彰化县北港区?

阿嬷一身整齐,髮型整齐,雍容大方,开口竟说日语,发现我听不懂,又改台语。

朋友照例要我猜阿嬷年纪,我猜七十六岁。

她大笑,「那是我儿子的年龄啦。」阿嬷说。

阿嬷竟然已经九十七岁了,但身形挺直,从头到尾站着跟我聊天,笑得比我还开。

「那你门牌为什幺是彰化北港?」,我问。

「我是麻豆人,嫁给老公住北港六十年,儿子现在住彰化,所以放彰化北港。」我听了心里好温暖。

原来,她放的不是自己住的地方,而是心住的地方。

纷扰世间,拿出你的创意来

结束了参观,我去跑步,因为想整理一下心情。

台湾最近不太让人放心,但愤怒后,我们要做什幺?

我建议,拿出你的创意来。

多年来,我们只想到金钱的数字逻辑,却输掉了更多,甚至上了国际医学权威期刊《刺胳针》(The Lancet),标题是〈国家的进展:我们可以从台湾学到什幺教训?〉(The progress of nations: what we can learn from Taiwan.)

文章大意是:如果用传统的标準衡量台湾这几十年来的进展,台湾是成功的。但台湾的人民却付出了很大的代价。所以台湾给全世界的教训是,国家进步了,但得到的却是国民快乐度减少(happiness),幸福感下降(sense of wellbeing),精神疾病增加(mental disorder)。

在带给世界教训后,我们要赢回来,赢回我们自己来,迎回我们自己来!

彰化县北港区,是个好故事,是创意和人性的展现。

就算有人指正说,从地理角度来看并不合理。那又如何?那些悲剧,也不合理呀。你可以容忍黑心商人的泯灭,为什幺不能容忍人性的美好错误?这就是创意的宽容度,而那些连错都称不上的不完美,却让我感到自己能亲身阅读到这故事是幸福的。

在你的工作上,在你的社区里,面对问题,想出创意,并把它做出来。让人们理解人们,让人们爱上人们,你帮的不是别人,是你自己。是你的未来。

而且,最美好的是,这会带给你生意。人们会尊敬你,把钱捧上,拜託你把东西卖给他们,金钱只是你美好创意的附加价值。

那天,在那绿意和千岁(随便十来位就千岁啊)里,我又上了一课。

创意追求的不只是比较聪明的方法。

而是让人的心可以放在好的地方,让人放心。

你也可以。

摘自《跑在去死的路上,我们真的活着吗?》

关庙。你的「彰化县北港区」在哪里?

数位编辑整理:陈怡琳,陈子扬
Photo:Rachel Samanyi,CC Licensed.

阅读 (577) 评论 (197) 收藏 (226) 转载 (128)
相关阅读
sunbet(官网)800|作文影音|观点未来|网站地图 申博平台注册开户 申博sunbet在线娱乐